2016年06月23日 星期四 五月十九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上海是如何做好秸秆综合利用的?

日期: 2017-07-10  来源:农机推广网   点击

   “秸秆是个宝,就是没人要,农民田里烧,干部心发毛”。为实现本市农作物秸秆全面禁烧,打造绿色生态现代都市农业,上海于2010年开始实施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扶持政策,大力推进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工作。在实施两轮扶持政策的基础上,2016年进一步完善秸秆综合利用扶持政策,加大扶持力度,扶持范围由稻麦油扩大到稻麦油茭白秸秆。秸秆焚烧既然不能一“禁”了之,那么给秸秆找到好出路,提高综合利用率,才是解决秸秆处理难题的根本之策。目前,上海秸秆综合利用仍旧以机械化还田为主,在有机肥辅料、饲料、食用菌基质料和生物质燃料等方面实现了不同程度的资源化利用,秸秆焚烧现象得到有效控制,综合利用量稳步提升,为改善本市大气环境质量,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2016年新增70马力以上拖拉机560多台,各类还田机具1350台套;全市主要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率达93%。

  
自2010年以来,从被动“禁烧”到“舍不得烧”,从基本还田到多种渠道“变废为宝”,上海究竟有哪些好经验好做法?记者为此进行了一番调查。

记者欧阳蕾昵

【做法】全镇水稻秸秆都被“菇农”收走

秸秆直接还田,只能作为禁烧的保底手段,真正处理还需探索综合利用的渠道。在发展都市农业、循环农业、绿色农业的今天,食用菌产业发展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近年来,上海重点探索了稻(麦)秸秆在食用菌上的循环利用,构建了一条农业循环产业链。

农作物秸秆含有丰富的纤维素和木质素等有机物,利用方式之一是栽培食用菌。在金山区廊下,联中食用菌专业合作社如同一个现代化的“蘑菇工厂”,使用秸秆作为基质料,廊下镇粮农的水稻秸秆便是被这里预订一空。“我们一个厂,就把廊下将近3万亩农田的秸秆全部收走,订完了都不够,还要去周边地区再收购。”理事长陈林根拉开菇房的门,指着露出的培养料向记者介绍说:“秸秆、鸡粪、菜籽饼就是培养料里最主要的成分。食用菌作为一种养生的健康食物,种植食用菌的过程也和产品本身一样,绿色、环保。像蘑菇种植的培养料就需要大量的秸秆、鸡粪、淤泥、稻谷加工中的砻糠等农业废弃物,尤其是秸秆,大约占培养料的80%。”

陈林根回忆说,以前一到“三秋”时节,农口部门的工作人员总是拿着灭火器在全镇巡逻,一旦发现秸秆焚烧,立马用灭火器消灭火点,不但大大加重了工作人员的工作负担,也易和农民起冲突,造成矛盾,现在食用菌种植为廊下镇的秸秆寻得了好去处,全镇除了少量还田和农家自用外,水稻秸秆都被菇农收走。“长期的秸秆还田对土壤还是存在一定的影响,因此政府一直鼓励秸秆综合利用,现在农民知道秸秆能赚钱,而且菇农一般上门收购,他们都舍不得烧,这样一来,促进了全镇的秸秆禁烧工作和秸秆综合利用,同时也促进了农民增收,优化了环境。”记者了解到,2016年联中食用菌合作社生产双孢蘑菇近9200吨,产值达8700万元,生产消耗秸秆22000多吨(约为4万亩左右水稻田产出的秸秆,而廊下全镇该年种植水稻1.4万亩左右)。由于蘑菇种植基本不需要使用农药和化肥,保证了产品的安全;再者,采收好蘑菇后,种植蘑菇的培养料是上好的有机肥,直接还田用于蔬菜、果树的培肥,整个过程有效促进了农业生产的良性循环和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像金山区廊下镇已经连续6年未发现焚烧秸秆,全镇秸秆综合利用化水平达到100%,不仅解决了本镇的稻麦秸秆出路,同时带动了整个金山区的秸秆综合利用。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粮食作物由果实和秸秆两部分组成,草谷比约为55:45,约占55%的秸秆不能食用;而食用菌却能把这部分的废物,转化为可供人体吸收的食品。上海农作物秸秆种类主要有大麦、小麦、水稻、油菜以及少量的玉米、茭白等秸秆,秸秆在食用菌上应用主要用在双孢蘑菇的生产上,种类以稻麦秸秆为主。据测算,生产每千克双孢蘑菇平均可消耗稻草2.4千克。

随着农作物秸秆栽培食用菌产业的发展,本市已涌现出一批食用菌生产的专业化企业,这些企业采用“基地+农户”的形式,实现食用菌的周年生产,另外也带动了一些配套企业的发展。如秸秆收购销售企业,他们组织收购秸秆,并将打包处理后提供给双孢蘑菇生产企业;栽培料的生产企业,负责生产一次、二次双孢蘑菇栽培料,然后出售给农户或合作社,由合作社或农户负责发菌、出菇管理;食用菌收购企业,将农户所生产的产品收购起来,统一进行销售,让市民吃到新鲜的食用菌。

【实践】秸秆变身饲料肥料后……

据统计,从2010年至2016年,秸秆还田外综合利用量累计近60万吨,利用途径包括奶牛饲料、有机肥、食用菌基质料、生物质燃料等。在商品有机肥加工领域,秸秆经过粉碎、浸泡,再加入畜禽粪肥料搅拌,随后密封发酵,就制作成为优质培养料和饲料。目前,光明集团、位于崇明的企业和合作社正在为之不断探索。

奶牛粗饲料市场前景好

秸秆收集出田利用,有利于消除长期全量还田带来的一些弊病。那么,秸秆做饲料,有没有优势?答案是肯定的。“在现代养殖业中,牛羊吃的是精粮和粗饲料的全混合饲料,而秸秆就是一种优质粗饲料。”近年来,光明集团不断优化、调整水稻秸秆收集利用途径,经历了由作为有机肥辅料为主向奶牛饲料为主的过程。

上海属于南方多雨地区,水稻收割期间雨日往往较多,收集干秸秆比较困难,也严重影响后茬播种且贮存不易,作为有机肥辅料,秸秆使用不便、用量有限。对此,光明集团积极探索,目的就是使秸秆成为奶牛发酵饲料。“这样一来,需要收集利用的是湿秸秆,湿秸秆不易燃烧,塑料膜裹包、塑料膜覆盖堆窖,不怕雨淋,贮存方便。在收集时可以与水稻收割同步进行,不需要晒干过程,收集机械发展配套成熟,也不影响后茬播种。”光明集团农业发展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说,该方法实行以来,倍受水稻种植单位的欢迎。

近年来,光明集团内部种植业与奶牛养殖业融合发展,生态效益较好,再加上国内南方奶牛业的健康发展,需要稳定的粗饲料来源,外销前景也良好,秸秆利用量一直呈现逐年增长趋势。目前,光明集团由单一的牛奶公司收集逐步发展到了牛奶公司与水稻种植单位共同收集的形式。据悉,2012年,光明集团水稻秸秆收集利用16946吨,其中作为有机肥辅料11300吨,用作奶牛发酵粗饲料5646吨(主要是牛奶公司),占33.3%;2015年,光明集团水稻秸秆收集利用26394吨,其中作为有机肥辅料只有4701吨,占17.8%,而用作奶牛发酵粗饲料的达到了21693吨(牛奶公司和上海农场),占到了82.2%,奶牛发酵粗饲料成为了光明集团水稻秸秆收集利用主要利用途径。

来自梅林股份下属农业公司(原上海牛奶集团)的一份数据显示,秸秆能够取代部分羊草,另外,在价格上秸秆也有着绝对的优势。羊草价格1300元/吨,而窖贮秸秆只需380元/吨,裹包秸秆420元/吨。目前,光明集团荷斯坦8万头奶牛已逐步利用稻草取代部分羊草,同时长三角地区部分牧场也在使用秸秆,在市场上供不应求,发展前景较好。

有机肥解决散户秸秆出路

为探索发展高效生态农业,实现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循环利用,位于崇明的绿瑞蔬果专业合作社依托上海交大农学院研发技术,利用秸秆制作有机肥,重点解决乡镇村区域内散户秸秆的出路。在崇明城桥镇马桥村试点的基础上,合作社积极探索秸秆制作有机肥推广工作。2015年底,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一一研究所联合研究开发了上海首台移动式智能化远程操控生物有机肥发酵设备,该设备率先在绿瑞蔬果合作社投入使用。该设备运用智能控制系统,可以通过手机APP远程监控,由于设备内装有智能监控仪器,可以实时把有机肥发酵过程中的所有数据传回研究室,供农业专家诊断分析,确保有机肥的顺利生产。除了远程监控外,该设备还拥有高科技的生物发酵技术。

记者了解到,在绿瑞合作社,农业废弃物经粉碎后,加入菌剂通过调节发酵罐内氧气含量、含水量及翻转频率,经过10天高温腐熟发酵后,就能制成生物有机肥。使用有机肥发酵设备后,可一次性消纳4吨左右水稻或芦笋秸秆,发酵后可加工成2吨有机肥。目前,市面上普通有机肥450元/吨,高效有机肥1000—2000元/吨,而这种有机肥生产成本大约为700元/吨。虽然比普通有机肥高些,但从高产值、高品质的角度来说,其具有更加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

打造“秸秆回收生产线”

崇明地区湿度高,雨水丰足,在较短的收获季节里,容易使已收割的秸秆产生黄曲霉素,导致其霉变。为了解决秸秆发生霉变及收割时效性问题,采用机械化的捡拾、打捆及裹包,一条秸秆回收生产线,是一种较佳的选择。

“如果要将秸秆制成饲料发展至规模化利用,那么高效机械化捡拾、打捆、运输是最重要的门槛。目前,我们与该领域世界排名前十的挪威Orkel公司合作,生产集捡拾机、打捆机、裹包机为一身的一体机,适用于所有联合收割机收割后的水稻秸秆。”上海鼎牧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总工程师张卫介绍说,一体机的效率很高,捡拾、打捆、裹包同步进行,仅需几分钟,一亩稻秸秆就被紧紧地裹成一个秸秆包。一体机作业时,捡拾机会对秸秆进行破碎处理,使其更易发酵;其次,打捆机将秸秆制成高密度的秸秆捆,挤出绝大部分空气;最后,裹包机用膜将秸秆包裹起来,膜的密封性很好,可以有效防止空气再次进入,形成饲料厌氧发酵所需的无氧环境。

据了解,上海鼎牧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隶属于上海千牛农业机械有限公司,专门从事秸秆收集、销售,秸秆机械研发制作。合作社现在拥有4台套挪威进口秸秆收集机械,10台套自行设计制造秸秆收集机械。其中进口机械作业面积为300亩/台/天,自制机械作业面积为250亩/台/天。按秋收可收集天数20天计算,可以实施作业面积约6万亩。2016年,合作社在新村乡、陈家镇、三星镇等地回收水稻秸秆近10000亩,生产粗饲料近6000吨,销往上海光明荷斯坦牧业有限公司和上海鼎牛饲料有限公司。

记者获悉,目前,崇明秸秆收集后主要用途为奶牛粗饲料(约占90%以上),秸秆部分替代青贮玉米和苜蓿草作为奶牛粗饲料,已成为奶牛饲养企业成本控制的有效途径。像鼎牧农业科技合作社已经与光明集团、福建南平乳业均已签订秸秆销售订单。

秸秆制成有机肥和饲料,对改善生态环境的作用可见一斑。

【思考】秸秆利用如何实现产业化?

补贴资金与力度逐年提高

记者了解到,为进一步引导和鼓励农户和企业推进秸秆综合利用。目前,上海对实施秸秆机械化还田的农机户、农机服务组织及相关农业企业给予的补贴提高到50元/亩、还田外的稻麦油秸秆综合利用补贴增加到300元/吨、茭白秸秆综合利用补贴为25元/吨;对实施秸秆综合利用的项目,按照不超过项目实际完成投资额的30%给予补贴,单个项目补贴金额不超过1000万元;对购置秸秆机械化还田机具给予定额补贴。

至2016年底,市区两级共下达秸秆综合利用补贴资金8.08亿元,其中市级节能减排专项资金安排5.96亿元。全市秸秆机械化还田面积累计达1619万亩次(含域外农场),除还田外在有机肥、饲料、食用菌基质料、生物质能源等行业到应用且规模逐步扩大。

通过两轮政策的实施,在资源利用方面,本市秸秆利用已在有机肥加工、食用菌基质料、青贮饲料等领域实现产业化,在再生能源、新型建材方面的利用技术逐渐成熟。在土壤肥力方面,专业技术评估显示,改善了土壤理化性质,提高了土壤肥力,还田后稻麦增产1%—4%,对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在环境改善方面,秸秆焚烧现象得到有效遏制,大面积焚烧基本杜绝,对空气质量的不利影响明显降低。在思想观念方面,通过多层次多形式的政策宣传,基层干部和农民禁烧和综合利用意识不断增强。

综合利用还需因地制宜

生物质是一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然而秸秆等生物质综合利用在上海市还没有明确的地位。虽然2005年国家颁布了《可再生能源法》,2012年国务院印发了《生物质能“十二五”规划》,上海市“秸秆禁烧”的法规比较齐全,但至今仍然没有出台有关落实国家发展生物质综合利用的地方性政策性文件。替代燃煤的锅炉中,由于环评标准高,制约了秸秆加工成型燃料的使用,从而影响到秸秆加工成型燃料企业利用秸秆积极性。

除了生物质问题外,目前上海市对秸秆的处置利用还存在一些瓶颈:比如散小田块秸秆机械化还田技术有待提升;比如机械化还田机具配套有待优化。上海复种指数高,秸秆季节茬口紧,稻麦产量的不断提高,秸秆量逐年增加,大马力拖拉机、复式还田等机具配置仍需要进一步优化;再有,就是秸秆收贮难的瓶颈问题有待突破。由于农作物秸秆产出季节性,而生产加工企业利用周年性,需要一部分建设用地作为堆场。

变堵为疏,以用促收

市农委农机化办主任施忠表示,上海的秸秆利用率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未来要更加重视资源化利用,走好产业化道路,变“堵”为“疏”,以“用”促“收”,按照“综合利用为主,机械还田托底”的工作思路,推进秸秆的肥料化、饲料化、燃料化、基料化和原料化利用,延伸秸秆综合利用产业链,逐步形成布局合理、多元利用的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化格局。

应支持以秸秆为基料的食用菌生产,引导专业合作组织、种植大户等扩大秸秆食用菌生产规模。积极推进食用菌工厂化、规模化生产技术,利用隧道发酵等技术开展秸秆基料专业化生产,通过“周年种植”模式提升秸秆基料化利用量。在拓展工业领域上,可以引导、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和社会组织在秸秆产量较大的区域建设秸秆固化成型或炭化、沼气等秸秆燃料化产业。通过企业合同能源管理模式以集中供热、秸秆气化、沼气生产、粮食烘干中心、设施农业的能源供应等方式推进秸秆生物质燃料化利用,加快秸秆生物质锅炉项目示范建设。通过试点,逐步建立生物质成型燃料供热的技术体系、标准体系、认证体系和监管体系,创新产业发展模式。

为积极扶持秸秆收储运服务组织发展,建立规范的秸秆储存场所,促进秸秆后续利用。政府应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和社会组织组建专业化秸秆收储运机构;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秸秆收集和利用,逐步形成商品化秸秆收储和供应能力,实现秸秆收储运的专业化和市场化,推进秸秆产业化利用。
 

  

■稻麦秸秆做成种植食用菌用的基质料。记者杨清悦摄

  

■秸秆捡拾、打捆机在田间作业。

  

■裹包机对打捆的秸秆进行裹包。

 

手机扫描可直接访问本页面